收支才能平衡
2020-05-13 09:1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金陵老年大学副校长杨守清介绍,学校重视教学质量,每堂课班主任都全程跟听。学校148名教师80%具有高级职称,舞蹈、戏曲,全是国家一级演员,书法教师也是省内有名气的高校教授。但所有教师的课时费并不高,一次课,两个小时,140-170元。他说,教师工资这么低,财政一年还要贴钱。他给记者算了笔账,以每名学员一学期学费150元计算,一万名学员,一年学费300万元,而水电费100多万元,人员工资300多万元,8000平方米教室,租金至少400万元,算起来,财政一年要补贴500多万元。

近几年,各类老人培训机构兴起,老人为何还要往人多的学校挤?马向乐练国标十多年了,他说他到过不少培训机构,有的学校一学期能换3个老师,金陵老年大学的老师水平最高,手臂要弯成45度,决不让你弯40度,老师一点不含糊。另外,学校管理规范,环境也好,老人当然爱来。

记者采访过的民办校负责人反映,老年大学还是以“官办”校为主,这些学校场地公有,免费使用。他们认为,老年大学不再是老干部的特权,生源社会化了,其资源和运作也应该社会化。在双休、节假日、寒暑假等非上课时间,闲置的教室完全可以向社会出租,以减少政府补贴,这样政府能支持更多的学校,要知道现有的“官办”校只能解决需求的零头。

省老年文化大学负责人陈云梅告诉记者,学校之所以吸引老年人,很大原因在于有一批专业水平高、具有奉献精神的老师。陈云梅说,老师课时费不到市场价的一半,光靠老师奉献非长久之计,一直想提高课时费,但无奈老年大学收费低,学校很难平衡。

记者了解到,因为校舍问题,主城的玄武区和老秦淮区早已取消了老年大学,鼓楼区的老年大学也于去年减少了校舍,学员从近两千名锐减到300余名。

6月28日,早晨6:20,记者来到南京白下路314号金陵老年大学。一楼大厅,十张报名桌前都围着人,不断有老人挤上前来询问想学的专业是否还有名额。当日是报名第一天,报名老师说,今年招生火爆程度超过往年,来的人很多,清晨5:00,声乐系和舞蹈系就排不上号了。

青春老年大学比较幸运,和南京市青少年宫合作,周一至周五的白天,校舍归老年大学用,其他时间由青少年宫用于孩子培训,老年大学获得了租金低廉、场所稳定的教室。学校开办4年多,有学员4000多名。校长刘璟认为,类似青少年宫这样的资源,政府还有很多,不少单位都有培训中心之类的场所,这些资源若能被老年大学所用就好了。

上午9点多,记者又来到位于南京新街口地区的江苏省老年文化大学,正碰上一位老人前来报名舞蹈专业,被告知名额已满。学校5月份报名,声乐、舞蹈、钢琴等专业名额早就满了。

中国老年大学协会学术委员会主任陆剑杰认为,政府和社会对老年教育重视不够。“光靠政府办学远远不够,最需要政府做的不是投钱,而是整合资源,包括校舍、志愿者、社会组织,让大量‘沉睡’资源用于老年教育,办学社会化,才能从根本上改善老人上学一位难求的现状。”(记者 陈月飞 陈雨薇 颜 芳)

早上7点多,学校的热门专业,像声乐、舞蹈、摄影、中医养生和钢琴等专业的名额就满了。

记者调查发现,老年大学“官办”现状如不改变,老人上学困境很难打破。

7月1日,金陵老年大学今年秋季班招生全部结束,学员人数达到10800人。今年招生异常火爆,三天报名,大批老人提前一晚,通宵守候。报名第一天,有老人凌晨5点赶到,也没报上想学的专业。不少老人感慨,都说孩子入学难,不知老人上个学也这么难。

在3楼,到处是老人,有凳子的坐凳子,没有的就铺着报纸坐地上。有老人自嘲说,老了上个学,比孙子考清华、北大还辛苦。一位家住迈皋桥的董阿姨告诉记者,她5:20赶到,拿到171号,估计报不到声乐班了。女儿担心她的身体,想替她来排队,但她知道这里形成了不成文的规矩,禁止年轻人排队。李巧玲老人就着开水在吃面包。她说,前一天晚上9:00,她就赶来了,当时3楼大厅有四五十号人,有的人从下午两点就没离开过。夜深了,有的人打盹,有的人打牌,说说笑笑一晚也就熬过去了。老人说,要报不上名,大半年都没好去处。在12楼的舞蹈系报名处,80岁的吴边铸老人说他从孝陵卫的钟鼎山庄走了1个小时,5:00赶到学校拿号,上学没问题了。记者在现场问了十余位老人,一半的年纪超过70岁,为在这里上学,他们通宵守候。

舞蹈系系主任胡发恒守着铁门叫号,叫一个号,进一位老人。胡发恒凌晨2:00就赶来发号,他介绍说学校的管理层在早上6点就全部到场巡视,就怕老人出事。

南京老年大学协会秘书长湛坚介绍,南京全市有老年大学43所,绝大部分是“官办”,在校老年学员大约3万左右,去年底全市60岁以上老人达到115.53万,入学人数逐年上升,校舍无法满足需求。

也有老年大学正在扩张,江苏夕阳红老年大学去年在秦淮区办了分校,招生300名。学校投资人王海涛说,规模做上去了,收支才能平衡。学校收费和公办校一样,不同的是学校自负赢亏,没有任何补贴。全校2000名学员,一年要贴四五十万元。现在他的难题是教室,哪怕是按市场价租房,房东也不愿租给看不到赢利前景的老年大学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y-notes.com.cn四川省内江市味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- www.my-notes.com.cn版权所有